1. <blockquote id="ji2cr"><output id="ji2cr"><em id="ji2cr"></em></output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ji2cr"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"ji2cr"></blockquote>
    <bdo id="ji2cr"><output id="ji2cr"></output></bdo>

      <delect id="ji2cr"></delect>
      <i id="ji2cr"><li id="ji2cr"><meter id="ji2cr"></meter></li></i>

        首頁 > 政務服務 > 綠色通道 > 殘疾人

        與你一起“傾聽”世界

        【發稿時間 :2017-10-26 13:33:00 閱讀次數:

          對自小失聰的姚佳玲來說,吳佳雯是她的同桌、好友,更是她與外界溝通的好幫手

          在很多人看來,學生時代的“同桌”是一個特別的存在。對雙鳳中學的初三學生、聽力障礙者姚佳玲來說,與她做了8年同桌的吳佳雯更是特別:佳雯是她的摯友,是成長路上的伙伴,更是她與外界溝通的“耳朵”與“喉舌”。

          佳玲與佳雯兩個小伙伴初次相遇,是2009年9月雙鳳中心小學一年級開學第一天。“那天,我早早到校,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心里挺緊張的,不知道誰會成為我的同桌。一會兒,一個小姑娘在好幾個家長的護送下走了進來,她的耳朵上戴著一個黑色的耳機,看起來蠻特別的。巧的是,老師安排她坐在了我旁邊。她就是姚佳玲。”吳佳雯說,通過佳玲的媽媽,她知道了佳玲自打出生就聽力不好,也知道她戴著的并非耳機,而是人工耳蝸體外機。

          突然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,讓從小就內向靦腆的姚佳玲,整個縮進了自己的世界里。“開學一個多月,佳玲和所有人都沒有說過一句話,包括我。”吳佳雯說,自己從小就是個愛說愛鬧的孩子,佳玲不說話,她就主動和佳玲交流,哪怕沒有回應,也樂此不疲。“認識她兩個月,她終于開口,和我說了幾個簡單的詞,當時我特別開心。”

          慢慢地,兩個女生熟悉了起來,到后來,只要佳玲開口說一個字,佳雯就知道她要表達什么意思。“比如說,我們課上學習了‘好朋友’這個詞,只要佳玲發‘好’這個音,我就知道她在叫我。有時候,我們也通過紙筆交流。”

          從此,老師布置的作業、安排的任務,都由吳佳雯代為傳達給佳玲和其家人,而佳玲的需求和想法,則通過吳佳雯來轉達給老師和其他同學。佳雯成了佳玲生活上的小“助理”、學習上的小“翻譯”,遇到別人欺負佳玲時,佳雯更是挺身而出,當起了佳玲的“保護傘”。“以前只要有同學欺負佳玲,我就讓他們給佳玲道歉,不道歉就告訴老師,一定要給佳玲討回公道。現在,大家都和佳玲友好相處啦。”

          小學畢業后,姚佳玲和吳佳雯一起進入雙鳳中學就讀。“不放心”佳玲的吳佳雯,找到了班主任,主動要求調到佳玲的班里,繼續做同桌。初三分班,吳佳雯又要求和佳玲在一起。

          “我不會說的句子,佳雯一個字一個字教我念,還教我唱歌。我們一起畫畫,一起散步,認識8年了,她就是我的‘耳朵’。”在吳佳雯的“翻譯”下,姚佳玲說出了這樣一段話。

          “這些年,佳玲在佳雯的幫助下,慢慢適應了普通學校的集體生活,我們也感到很欣慰。”姚佳玲的媽媽戴女士告訴記者,初中畢業后,佳玲要與佳雯分開了,“雖然不舍,我們也相信,兩個孩子還會是好朋友。”

          吳佳雯肯定地表示,自己與佳玲會是“一生的朋友”。“即使我和佳玲不在一個學校了,我們之間的聯系也不會斷。”吳佳雯說,做了這么多年好友,其實并不僅僅是自己在幫助姚佳玲,姚佳玲也在用特別的方式幫助她、影響她,“我成績退步,心情不好時,是佳玲用畫畫來逗我開心鼓勵我。遇到困難,我們也會互相激勵、互相扶持。我們一起傾聽世界,一起成長。”

        黑丝熟妇